看到一篇讲陆奇的文章

写得很好,不得不推荐一下。“bing”的打造者,直接向鲍尔默负责。这篇文章写得很赞。

从五月份知道微软有“bing”,到现在来看,bing还真的做的不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 《环球企业家》张亮

自从2008年12月正式加盟微软,陆奇并未匆忙赶回中国——和所有好奇的外部人士一样,微软中国的绝大多数人对他的了解仅止于“华人在微软最高职位者”、“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他的离去让杨致远挥泪”这些传闻。

迟到的“第一次接触”发生于2009年9月底。当陆奇终于回到中国,他与微软亚洲研究院及亚洲搜索技术中心预约了一天的会议。主题很明确:有哪些正在中国研发的技术可以被应用到微软全球的搜索引擎必应(bing.com)上去?

据与会者说,他们很快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了“陆氏气场”。这个坐在他们中间的个头不高、精瘦
的家伙,仿佛一个排沙捡金的发问机器,会就任何技术细节追究到底:产品的架构是怎么实现的?会有一些什么普遍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否得到解决?⋯⋯因为这层
出不穷的探究,原定一天的会议被延续到第二天,甚至第三天,直到陆奇不得不前往机场。

如果说陆奇得到了他寻求的技术,那这些和他“持久战”的公司中高层们则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信心。

一名微软员工告诉《环球企业家》,至少在2008年,即使公司总部也已不乏有人认为,微软与
谷歌的战争难以取胜。对于失败的默许心态所影响的绝不止于让出搜索引擎市场,更重要的是,它悄然撼动着微软帝国的地基:过去三十年里,微软以其惊人的耐力
和毫不畏惧的心态与对手展开正面交锋著称,在谷歌之前,微软从不相信有任何对手是无法撼动的—这霸气是它称雄科技业如此多年的基础。

即使成败仍难预料,至少看起来,陆奇正是微软所需要的那个人。就像所有与他开过会的人都能感
知的,陆奇是那种无论做何职位都不脱工程师本色的死硬的技术派,而几乎所有占据科技史一席之地的产品背后都有这样一个人。更妙的是,过去十年,陆奇在雅虎
从基层做起,直至负责雅虎的全部搜索业务,其个人成长史正约等于搜索引擎的历史,这恰好是微软内部无人具备的。此外,他身上隐而不发的竞争意识与极度勤勉
的打拼精神,与这家由盖茨鲍尔默奠定基因的软件巨兽再契合不过。最后却也格外重要的一点:他和微软所有员工一样,体验过被谷歌轻盈超越的挫败感。

人们也的确看到了日渐乐观的现实。过去九个月里,微软在搜索领域的步伐比它之前几年的更紧凑
有力:五月底发布全新搜索品牌必应,从那之后,其市场份额每个月都有所提升;七月,微软与雅虎达成为期十年的搜索合作协议,这被业界视为变相收购了全球第
二大搜索引擎;十月,抢在所有对手之前,它又将Facebook和Twitter的实时更新纳入到自己的搜索结果中⋯⋯虽然今天必应和雅虎的市场份额相加
仍不足谷歌的一半,但业界已经感受到了血脉贲张的微软带来的压迫感。“必应提醒我们,搜索仍是个竞争性市场”,2009年10月22日,谷歌创始人谢尔
盖·布林评价说。而前谷歌高层、现美国在线CEO蒂姆·阿姆斯特朗则更干脆地说:“我觉得他们做的不错⋯⋯对此我有点惊讶。”

如果把目光放的更长一点,陆奇身上让人惊讶的地方就更多了。1987年在复旦大学取得硕士学
位后,他并未直接出国,而是选择留校任教。直到某天他被室友拉去听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教授爱德蒙·克拉克的演讲,在会场上以自己的问题征服了对方—
克拉克邀请他前往卡内基·梅隆读书。即使如此,当陆奇终于在1996年取得了博士学位,他似乎仍比大多数同一代人慢了很多拍:杨致远已经成为一时之风云人
物,张朝阳田溯宁们已经开始了归国创业,而陆奇还只能在IBM给自己发来的两个工作机会中做出选择。

但只用了十二年的时间和两次跳槽,陆奇还是达到了一个其他华人难以想象的高点:作为微软在线业务部门总裁,他成为了这家市值达2500亿美元的庞大公司的四大业务负责人之一。同时,也是谷歌在美国市场最需要小心翼翼对待的对手。

“我把自己想成一个软件,今天的版本必须比昨天那个版本好。它必须有新的数据、新的方法。”罕见媒体的陆奇接受《环球企业家》专访时如此解释自己。如果毫不知情,你很可能将眼前这个四十七岁的上海人看成一个学生:他穿着随意拣出的一件红色大T恤、凉鞋里则是厚厚的白袜子。

微软的硬需求

公允地说,陆奇能得到这个华人在微软前所未有的高位,有小半原因是,他是个被严重低估的谈判者。从他在雅虎的职业生涯末期开始,太多公司——除了微软和谷歌,甚至还有百度——对他发出过橄榄枝,即使陆在2008年6月离开雅虎,他仍没有急于进入新轨道。不难想象,对于陆奇这样一个每天只睡四小时就展开高强度工作的人,如此等待意味着什么。

而更根本的原因则是,微软实在太需要有合适的人来重整其在线业务。

时至今日,微软的主要收入仍来自于盖茨时代的金矿:Windows和Office。在
2009财年,这两条产品线分别为微软带来150亿和190亿美元的收入,并享受着大约60%的运营利润。但现实也再清楚不过:收入仅30亿美元且仍在亏
损中的在线业务无疑是整个微软长期战略的一个核心。

五年来,微软对谷歌的情感可谓复杂而连绵。就像在世界尚未意识到软件的价值时,盖茨占据了电
脑产业的中心地带,并打造出一家数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谷歌则在所有人都不看好搜索引擎时悄然成为互联网上的主宰力量,并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家千亿美元收
入规模的媒体公司。从以科技改变人类社会的冲击力角度看,谷歌是另一家微软。早在2003年秋天,微软曾考虑收购谷歌,但谷歌无意归顺,微软也难以说服自
己收购一个基于Linux系统开发的搜索引擎。

但对于极富竞争精神的微软,谷歌是个实实在在的威胁:它不仅动摇了微软在科技业的统治地位,还分流着微软的人才池。过去五年里,人们在许多报道中看到了微软高层对谷歌流露出复杂的感受:两家公司为争夺人才而对簿公堂,而鲍尔默甚至不许自己的子女使用谷歌的搜索引擎。

但无论如何,鲍尔默不能忽视它。即使微软高层也曾公开承认:全球的广告市场是软件市场两到三倍的规模。

如鲠在喉的是,搜索业务是微软与谷歌赛跑中的“下驷”,它给了谷歌以足够的空间腾出手来做一
些搅乱游戏的部署:比如以Android切入移动操作系统,迫使Windows
Mobile的收费策略失效;或将浏览器Chrome打造为一条鲶鱼,不求直接从微软手中抢走多少浏览器市场份额,却迫使所有浏览器公司跟随谷歌对互联网
的标准设定,形成自然而然的竞争压力。

换句话说,只有微软在搜索领域给谷歌带来一些实质性的麻烦,它才能在双方的缠斗中走出被动局面。

唯一的问题是,从软件时代崛起、长于销售的微软面对免费供用户使用的谷歌,并未找到有力的突
破口。这些年里,微软亦几度调整自己的网络业务。从2003年由克里斯·潘恩(Chris
Payne)提出打造“谷歌杀手”,到将自己的搜索项目命名为“战败者”(underdog),到将其搜索业务从MSN Search更名为Live
Search,再到试图收购雅虎⋯⋯微软在这个领域的决心不容置疑,但也的确路途波折。

为什么?

原因当然很多,但一个少被谈及的是,微软过去太成功了。它或许是商业史上最善于
后来居上的公司。自1980年代末期开始穷七年光阴在图形操作系统领域超越苹果,到1990年代中期以秋风之势扫荡网景公司的浏览器,再到2000年之后
硬生生挤入索尼和任天堂称雄的家用游戏机市场,更不用说在无数细分市场上攻城拔寨⋯⋯微软在后发制人方面积累了太多的经验及自信。

因果相依,长期以铁骑雄兵席卷对手的过程中,微软却也形成了一种模式依赖:它太善于在既有市场上与一家明确的对手肉搏,却日渐不擅于自己预见一个巨大需求,直奔应属之地。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看到一篇讲陆奇的文章

  1. Randy说道:

    很有气势,很振奋人心!

  2. 华平说道:

    顶………

  3. 说道:

    不得不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