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小堂妹散文一篇

今天无意之间翻到小堂妹的博客,刚上大学的她高中时候写的博文。写的….真好。后来查了一下,原来是有这么一个07年高考作文题,以“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为话题写一篇散文。
 
 
细雨*闲花
 
黄颖莹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虽是一种恬淡不张扬的境界,但此时我不想谈论做人的境界。只要是做人,怎样一种境界都是疲惫不堪的。我只想让心灵空空,让仅仅表面的,浮雕似的唯美画面暂且充斥一下我虚弱的灵魂。世上的麻烦还真不少,但那雨那花只是不食人间烟火之仙物,他们闪耀着自己的灵动,飘飘忽忽的在世间漫步,用它们的一丝不屑来取笑人们的忙碌与烦恼。
 
它们决不会正眼瞧下雍荣华贵的牡丹,也不会在意出淤泥而不染孤芳自赏的莲花。它们只会在天地之间,在花枝与泥土之间,飘飘然,优哉……优哉……默默的享受自己生命的轮回,默默的滋润大地,默默的化作春泥……
 
虽不见,虽无声,却震撼。撼动一颗颗奔波劳累的心,震撼这个快节奏的世界。我驻足,欣赏,感伤,……,落泪。生命……在闪耀。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转帖小堂妹散文一篇

  1. Yan说道:

    原来真的是有这么个高考题?给你转一篇超级雷人的北京零分作文。题目:“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是唐朝诗人刘长卿在《别严士元》中的诗句。曾经有人这样理解这句诗:1、这是歌颂春天的美好意境。2、闲花、细雨表达了不为人知的寂寞。3、看不见、听不见不等于无所作为,是一种恬淡的处世之道。4、这种意境已经不适合当今的世界……根据你的看法写一篇作文。题目自拟,体裁不限。字数800以上。盛夏,夜,深夜。  景山山颠。  山上有人,两个人,一男一女。  这两人就是当今武林名声最响的两位杀手,男的名秋细雨,女的叫叶闲花,江湖人称“细雨闲花”。  诗人刘长卿曾用“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来描述这两个可怕的杀手。细雨湿衣,湿衣的是鲜血;闲花落地,落地的是人头。这两人杀人来无影去无踪,如果他们想杀你,当你还没看到他们人影没听到他们声音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  秋细雨三天前接到一份帖子,指名要杀叶闲花。事成之后,不但有三百万两冥币,更可以让他在“红楼梦中人”选秀节目中担任曹雪芹的角色!  但是杀死叶闲花比杀死比尔还要困难得多。  江湖中没有一个人清楚叶闲花的武功来历,性格脾气,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叶闲花的故事。  叶闲花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据说她曾一动不动地瞪死过赵薇和高圆圆,而那一年她才十七岁。  叶闲花声音有如黄莺般幽婉醉人,传说听过她说话后林志玲身体酥麻了整整一年,你说要不要命?  叶闲花轻功独步武林,踏雪无痕,落地无声,号称超过当年青翼蝠王韦一笑。有人见她上星期在高速公路上偷了刘翔奥运会入场证,刘翔追出一万公里最后被活活累倒。  一般人听到叶闲花的故事早就吓得去买尿不湿了,但是秋细雨没有去买。  秋细雨不是一般人。  他知道,杀人不但要靠技术,还要拼人品!  秋细雨很镇定,他正用一把指甲刀修整着手指甲,他的手指修长有力。  他要等待,等待对方先沉不住气。高手相争,不允许一丝一毫的失误,先沉不住气的人就会露出破绽。  致命的破绽!  因此秋细雨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玩弄着指甲刀。  没想到叶闲花更是好整以暇,自己悠然自得地涂口红,喷香水。  秋细雨只好先发制人,道:“你知道我找你出来是为什么。”  叶闲花温柔道:“在我们动手之前,不能先谈谈么?”  秋细雨道:“我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聊天的。”  叶闲花道:“你有把握杀我?”  秋细雨道:“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叶闲花道:“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秋细雨道:“你说。”  叶闲花道:“百晓生作杀手谱,小女子是杀手榜排名第一,阁下区区第二,你真能杀得了我么?”  秋细雨道:“我也要提醒你一件事。”  叶闲花道:“你说。”  秋细雨道:“论杀手实力,我本在你之前,只是那次排名百晓生采用了短信投票系统,中国‘花痴’人数过于庞大才让你得了第一。”  叶闲花的脸色一变,道:“我更要提醒你,我的粉丝团叫‘花粉’,不叫‘花痴’!”  秋细雨道:“我最后要提醒你,你的那些‘花粉’全都是花痴。还有,我们已经跑题了。”  叶闲花道:“我们这样拼命厮杀,你难道不怕麻烦么?”  秋细雨道:“你以后再也不用怕麻烦了,天下只有一种人永远不怕麻烦,死人!”  叶闲花道:“这么说你非逼我出手不可?”  秋细雨没有回答,他已不用回答。  秋细雨道:“亮兵器!”  叶闲花道:“我用刀。”  秋细雨道:“你用刀?刀在何处?”  叶闲花道:“我就是刀!”  叶闲花露出甜甜的笑容,忽然间褪下了自己的衣服,全身上下只剩下蕾丝比基尼和黑色丝袜。  叶闲花的脸美得让人窒息,再配上这样的身材,这样的服饰,充满了一种原始的诱惑力。  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  她知道,只要是个不瞎的男人,现在肯定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秋细雨是个男人,而且是个不瞎的男人。  可他现在却偏偏好像瞎了一样,完全无动于衷。  他知道,美丽的女人是一把刀,当你沉醉的时候,刀就会切进你的胸口。  秋细雨沉吟道:“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叶闲花娇笑着:“请讲。”  秋细雨道:“大夏天的,穿这么少你丫不怕蚊子叮啊?”  叶闲花沉默了半晌,幽幽地道:“你一定以为刚才我在喷香水,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喷的是六神花露水!”  叶闲花又道:“不过这不是普通的六神,是我特别提炼的药水,无色无味无毒,不过却会慢慢扩散在空气中,闻到它的人会四肢麻痹不能动弹。”  秋细雨一惊,忽然觉得身体已经麻木不听使唤,不由得一身冷汗。  叶闲花又道:“你以为我和你扯淡是因为我害怕,以为我脱掉衣服是想色诱你,其实这都是为了拖延时间让药水能扩散到你周围。”  秋细雨面上不动声色,道:“难道你自己不怕药水的厉害?”  叶闲花得意地道:“一开始我涂的口红就是解药,所以我仍然可以自由行动。”  叶闲花逼视着秋细雨,问道:“现在你还认为你能杀了我么?”  秋细雨道:“我能。”  叶闲花道:“你不能动而我能动,你却能杀了我,这不是很好笑么?”  秋细雨道:“是很好笑,但是你一定会被我杀死。”  叶闲花道:“为什么我会被你杀死?”  秋细雨忽然反问道:“飞刀能不能杀人?”  叶闲花道:“好像能。”  秋细雨道:“我有没有手?”  叶闲花道:“的确有。”  秋细雨道:“我手上有没有刀?”  叶闲花道:“你手上好像只有指甲刀。”  秋细雨道:“足够了。”  叶闲花道:“足够了?”  秋细雨道:“就能置人死地。”  叶闲花道:“指甲刀也能杀人?实在可笑!”  秋细雨道:“以前江湖中有七十三个人觉得我这把指甲刀很可笑。”  叶闲花道:“现在呢?”  秋细雨道:“现在人都已死了,死在这把刀下。”  叶闲花道:“你的手还能动?”  秋细雨道:“你要不要试试?” 叶闲花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忽然间,她已出手!  一招“冒牌九阴白骨爪”直逼秋细雨天灵盖,这一招她已练过七年四个月零二十九天,她完全有把握相信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得了这一招。  可这一次她错了。  刀光一闪,“盗版小李飞刀”已插入她的咽喉。  她到死也不相信,一把指甲刀可以要了她的命!  闲花终于落地!  三个时辰后,药水的药效渐渐淡去,秋细雨终于可以动弹了。  望着叶闲花的尸体,秋细雨道:“虽然你已经死了,但是我还要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我一直用甲刀修整着手指甲是为了调整手和刀之间的同步率,说白了就是找手感。第二,我杀你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钱或者名利。” 一边说,秋细雨一边从叶闲花衣服的口袋里搜出了刘翔的奥运会入场证。  秋细雨坚定地说:“我爱北京,我要看奥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