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二三事

回国二三事
 
1. 乌乌的天空
这次回来,对环境污染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北京呆的时间很短,总体有没有比过去好,我没有发言权;但是感到我在的那一两天车是非常的堵,乌乌的天空有点让我想起《指环王》里面的Isengard和mordor,空气里面也弥漫着一股油烟味。看来电影和现实也的确是心有戚戚焉,西方也正是这么妖魔化我们的。我在想,到了奥运的时候估计又要采取非常的措施才可以把一个干净的天空和城市凑出来,否则场馆再好,也还是可能丢人,人家心里总会有杆秤,毕竟现在的北京论环境水平我估计是比不上68年的东京和88年的汉城。胡温推行的亲民新政看来的确在执行,比如北京公共汽车收费才8毛,地铁一律2块,当然也就是北京能这样,国家得养起来。北京城里人多的吓人,我坐了一趟公汽和地铁,特别是公汽,实在是太挤了。在家乡,劳动保险和低收入者保险的救命钱也在发放,我就有亲戚在领取的,当然也听说有不少的不那么穷的人也在跟着领的,此中自有奥妙。
沿海城市的环境比北京好很多,但似乎上海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摩登干净,估计和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大城市有关系,也难怪,大家都要吃饭。
环境的净化,人口素质的提高,依然任重而道远。虽然党和政府已经看到了问题,但是具体到地方如何来执行就是一个可以变通的问题了,有利益的厉害关系的时候一切都要让路,地方上的各级部门的设立看起来是用来维持秩序,但具体到操作也是为了一个钱字,毕竟各个单位也要搞钱发奖金,领导也要点油水。以我家乡为例,原来期盼回到山清水秀的家乡会有所变化,但是依旧让人失望,城里的扬尘和尾气非常厉害呛人,随地丢垃圾和吐痰是很家常便饭的。看来就算是条件再好的地方,如果政府不管,环境依然无法好起来。这方面大城市总归好一些。看来是我自己忘记了这种情形,和家乡距离久了就会产生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我常常希望能下雨,把灰尘镇住。还好前几天小雪不断,空气一下子清朗了很多,另外选择没有车的小山去攀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顺便算是运动取暖,还可以和家人聊天。冬天的南方是比较难熬的,不动的话守在家里就算烤火或者开空调也很不舒服,呆在家里是很闷的。
希望家乡早日呈现“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的景象。其实山上和没有人的地方还是不错的,新鲜的空气中透着一股湿,可能眼前偶尔会闯出一片茶林或者一个小池塘。下次回来争取抽个一个夏天的时候,那个时候山上会覆盖着一片片看不到边的日本落叶松,前些年退耕还林的时候引进的,现在都成材了。
 
2. 动物凶猛
每天都把快步走和登山当成运动和取暖的方式,那么走的话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走小巷,要么走山上,山上会有农家,小巷里面都是单栋的私房,所以养狗是普遍的,而且是不拴链子式的放养,甚至有很多家里一养就是几只。有一天和父亲抄小路走到山上的农家附近,一下子窜出4,5只狗子,在空旷的田野上从各个方向按照百米冲刺的速度朝我们冲过来,然后在距离3,4米的地方以战斗队形展开,用绿溜溜的眼神望着我们并伴以低沉的吼叫。
这几只狗是按笔直的直线跑过来的,这点令人印象深刻。那一刻尽管情势危急,我却突然分神想起有一期《国家地理》里举的例子。里面说的是加拿大温哥华岛有温带雨林,长得都是非常笔直的冷杉。之所以笔直是因为要尽力向上发展以竞争有限的阳光。里面举了一个例子,说冷杉长的笔直就像猎狗在狩猎和进攻的时候一定会抄近路走直线,狗子一定是没有学过几何学的,但是他们一定会这么跑,因为撒欢跑弯路的会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失败,此乃进化论是也。
说时迟,那时快。没见过这种阵势,第一次看到还是心虚的很。对付一只土狗,地上的石头和能随手抓到的棍棒就够用了,最多衣服和裤子受点损失,小时候也不是没有遭遇过。但是4,5只一起上估计是没有什么胜算的。还好狗的主人家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现身,喝退了众狗。那些小狗儿马上又乖起来,在主人家的号令下集合排队,摇着尾巴护送我们离开他们的边境,adorable。狗是人类的朋友,另外还有一个词,狗占人势,这话是一点没错,敢情这些狗儿也是在主人面前表现一下而已。大路上的狗就要懂事的多,安静地享受早上八九点钟的阳光,来来往往的行人早就让它们见够了世面。
 
3. 凤凰卫视和资讯台,wii
在美国的时候,听说17大之前整顿了各地的电视转播工作,凤凰卫视和凤凰资讯台是控制转播的。似乎很多地方是收不到这两个台。这点我的家乡的新闻管制部门似乎还不错,特别为群众着想,普通的有线电视就可以收这两个台。因为回国之后上不了乱七八糟的网(比如八阕),我就看看凤凰卫视,作为关心时事的一个窗口。这次恰好就遇到台湾立委选举,凤凰作了全程直播,结果国民党大胜,完全控制了国会(立法院)。这一方面说明台湾人民不是傻子,民主政治发挥了制衡作用。这对我们留学生具体而微的影响就是,台湾海峡4,5年之内不会有大事,至少对我们回家探亲不会有影响,呵呵。另一个消息也是凤凰台看来的,那艘闲置的从东欧买回来的瓦良格号航母要作为我国的首艘航母(或者是训练舰),命名为“施琅号”。施琅何许人也?郑成功叛将,带着清兵打台湾的人,个中含义不言自明。
这次万里迢迢带着wii回家,还特意买了220伏转120伏的变压器。在家里把手都打断了。
明天去机场接堂妹回家,过两天跟她去爷爷奶奶坟上拜一拜,再在一起泡几天就要打道回府了。无论是回中国,还是回美国,都是一个回字,都是道不完的乡愁。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