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神经考古学

戏说神经考古学
 
前两天和Rui吃饭的时候聊到神经考古学,说的是最近的一则网文,说有个叫茅十七的网友撰写了一本书叫《一本神经》,他以神话典籍为依据,考证出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神仙故事,并把自己的考证方式命名为神经考古学,还称“笑死神仙不偿命”。比如,什么孙悟空有皮肤病,嫦娥和王母娘娘关系微妙,等等。
 
今天我跟人聊起<伊利亚特>里面的阿喀琉斯,顺便去看了一下阿喀琉斯的维基百科。<伊利亚特>的故事我想大家都知道–就是那个著名的特洛伊木马记的故事。结果发现一则神经考古学的很好的案例,呵呵:
 
“关于特洛伊战争,……阿喀琉斯的挚友帕特罗克洛斯不忍见己方士兵死伤惨重,穿上阿喀琉斯的铠甲,假扮成他的模样出战,情势曾一度逆转,最后他却被特洛伊主将赫克托耳王子所杀,这才激发了阿喀琉斯的战意。参战后他作战勇猛无比,最后赫克托耳也死于阿喀琉斯枪下…..阿基里斯和帕特罗克洛斯的关系在《伊利亚特》中只体现为极深刻的友谊,但是后世学者往往有不同见解,有的认为两人是同性恋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让我想起有人曾经考古说屈原是同性恋,因为暗恋楚怀王又得不到楚怀王的信任,所以最后投汨罗江自杀;<离骚>是写给怀王的长篇情诗,云云。学问做到这个份上,的确是比较无聊了。对于某些学者而言,什么都要跟感情和恋爱扯上关系,可见知识分子的堕落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戏说神经考古学

  1. Yan说道:

    为什么跟感情和恋爱扯上关系,就是堕落了?文人本多情。感情也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还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你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可能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