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黑砖窑事件联想到的一些真事

是老黄很早的时候讲的一个故事(我记得最早在2003年),后来在美国又讲了几次,远远早于最近大众知道的黑砖窑事件。
 
他的一个小时候的玩伴,湖北农村的孩子,大概在10多岁的时候突然失踪。19岁的时候又回到家乡。故事的情节和黑砖窑大体相似,就是被绑架,然后运到北方某省(山西或者陕西)的一个奴隶工厂做工。后来过了大概好几年,终于找到逃脱的机会,扒上火车,回到家乡。回来的时候不到20岁,看上去却象30多岁的人,衰弱不堪,一身是病。
 
可见这种奴隶工厂在我们社会主义祖国的出现,不是一两年了。也可以说明当地基层的行政机关,公检法和黑社会是一家人。
 
我父亲在煤炭局工作,煤窑里的用工的现实多少知道一些。当然我们那里还不至于有奴隶工厂。但电影"盲井"里面描写的中国下层社会,完全是在写实,并没有太多夸大的地方。
 
最近在MITbbs又看见一个帖子写某美国华人夫妇带小孩到国内探亲,在武汉的一个火车站丢失小孩,一个八岁,一个十岁。两个小孩都不会讲中文。母亲的精神已经崩溃。我个人的感觉是可能长期在美国生活,失去了对社会的警觉。以前在国内遇到出行的时候(尤其是坐长途汽车和火车,在所谓‘档次比较低的地方’),家里再三叮嘱要小心,不要管闲事。我想大概这是中国的家长的共通习惯,因为社会比较乱,人人自危,小孩又没有自我保护能力。路上遇到钱包千万不能捡 — 这个骗局我亲眼见过,上当的人被小流氓打的死去活来。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和经济实力的增强,很少坐硬座和长途汽车了,一般都坐飞机和火车卧铺,情况就好多了,周围坏叔叔模样的人和小流氓就少了不少。所以,越是"上等人"呆的地方,就越安全。当然也不是说有钱就安全了,南方一带听说有钱人家孩子被绑票的案件不少。另外一种就是象深圳的’砍手党’一类的恶性犯罪,对象以女性为主,北京过去也有听说,就是在夜里人少的时候,在过街隧道里直接给你一铁棍子(敲脑袋),抢了就跑。
 
所以我以前在洛阳学车的时候,跟幺叔在一起聊天聊到此类事件,他总是很得意的说:在中国有些场合要有武力保护自己的能力,要靠拳头的,象你这么文弱不行。他个字不高,一米6几,但是身体灵活,肌肉发达,从小打架就很行,在军校念书的时候曾经打败过54军的散打王(这不简单,54军是有名的王牌军)。99年我跟他一起回家探亲,不知道他当年的一个什么朋友知道了他回乡的消息,一个大哥带着几十个小喽罗到站迎接(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也难怪年轻的时候追幺叔的女生一打一打的)。但是就这样,他年轻的时候(80年代)也吃过很多亏。有一次也是在汉口火车站,他因为在火车上因为座位问题和人起了争执,下了火车和几个小青年打了起来。虽然最后战而胜之,但是身上挨了闷棍,躺了好几天。
 
所以这个社会上绝大多数的人,还是要依靠法律的保护。但现实是,和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一样,中国现在在国家体制和社会体制上恐怕只能算的上是个近代国家。所以无论党中央多么重视,等最近这个风头一过,该有的丑恶现象,依然会死而复生—-最近就有报道说,很多黑奴被转移了。警察局里有的是人层层通风报信,不知道避风头的估计都是后台不硬的。用“无力回天”来形容面对黑恶势力时中国底层毫无抵抗力的民众,是最贴切的。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