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and Park

我居住的小镇叫Highland Park, 最近放了暑假,我常常一个人在Highland Park的居民区里面散步。今天带上了照相机,拍了不少照片。
 
从传统上来说,Highland Park 是一个犹太人聚居区,街上有很多带着小瓜帽(我给这帽子随便乱起的名字,非官方说法)的犹太人。不过因为我总是在居民区里散步的关系,路上很少有遇到行人。尽管这个地区房屋较为老旧,但是绿化却较好,特别是背靠居民区的河边低地有一个公园,风景宜人。
 
鉴于MSN Space的图片系统过于差劲,我把所有的图片上传到了Google Picasa的网络相册上。点击此处即可观看
 
这个小区里有很多收拾得很漂亮的小房子,尽管有些老旧,但借助地势,掩映在绿树花丛中,也非常好看。我放在这里的一张是一间新房,或者是整理中的旧房,还没有盖好。小区背后的公园里有一条小河,在水一方有许多小鸭子,远处有一座跨河大桥。
 
说到犹太人,真是一个颠沛流离而又多灾多难的民族,但是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前几天我翻出一部老电影 ‘Escape From Sobibor’ (逃离索比堡,索比堡是6个系统性消灭犹太人的死亡营之一)看了看,看后又特意了解了很多二战时犹太人的历史。不少从纳粹死亡营里幸存的犹太人移民到了美国,我想Highland Park 附近也许就有那些幸存者的后代在这里幸福的生活着。二战结束时,整个欧洲的犹太人几乎被消灭2/3,如果纳粹推迟战败几年,很难说这个世界上是否还存在这么优秀的一个民族。经过若干代人的不懈努力,犹太人在美国社会已经拥有举足轻重的力量: 以政界而言,整个美国犹太人族群只有500万人,但却在参议院中占有13席(参议院一共是100个席位)。美国全国的人口大概3亿,比例之高,令人惊讶。反观黑人,有3000万人口,在参议院只有Obama一人。目前美国华人大概200-300万,在政界虽然涌现了象华盛顿州州长骆家辉和劳工部部长赵小兰这样的精英,但总体声音还很微弱,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下面转帖了维基百科关于犹太人大屠杀的资料和犹太历史中著名的马萨达城堡。
 
(以下选自维基百科)
 
1942年1月20日万湖会议,落实“犹太人问题的最后解决方法” 以后,纳粹德国开始用这些集中营来杀犹太人。用货车车厢,犹太人被运到这6个杀人的集中营。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运到的犹太人会经过一个挑选过程。可以做苦工的男性会被送到苦工营,而其他的会被送到毒气室。被送死的犹太人以为他们是被送到浴室,但是入到浴室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浴室的莲蓬头只会放出毒气” (此为一般人或电影的错误认知,德国人是将一种被称为Zyklon B的氰化氢金属桶从管道掷入毒气室中,桶中的氰化氢在室温中即挥发为毒气)。其他的集中营只有杀人的任务而没有苦工营的。
 
 
 
马萨达
 
公元70年,罗马大军攻占耶路撒冷,大肆杀戮。幸存的犹太男女逃到地势险峻的马萨达城堡坚守。该城堡有储存的粮食和淡水,易守难攻。旋即而至的1.5万人的罗马军队对坚守在里面的人们,包括妇女儿童在内为 967人整整围攻3年。公元73年4月15日马萨达陷落前夕,犹太人决定集体自杀。他们抽签选出10名勇士作为自杀执行者。随后这10人再抽签选出1人杀死其他9人。剩下最后一人的最后任务是放火烧毁城堡然后自尽。第二天清晨,冲进城堡的罗马人惊讶地发现没有任何抵抗,面对的是一座给养依然充足但没有一条生命的死城。
 
据说殉难前夕,守城领袖ElazarBen-Yair有一段著名演讲:“我们是最先起来反抗罗马、也是最后失去这个抗争的民族。天亮时我们将不再抵抗。感谢上帝让我们能够自由地选择和所爱的人一起高贵地死去。让我们的妻子没有受到蹂躏而死,让我们的孩子没有做过奴隶而死吧!把所有的财物连同整个城堡一起烧毁,但是不要烧掉粮食,让它告诉敌人:我们之死不是因为缺粮,而是自始至终我们宁可为自由而死,不为奴隶而生!”
 
马萨达是犹太人的最后一个城堡。陷落之后,该民族的足迹从迦南之地消失,开始千年流离失所。他们以这样悲壮的自尊,上演了自己命运中最艰难的一幕。尽管我怀疑ElazarBen-Yair演说的真实性:守军集体自尽,谁能够记录下它然后传播开它呢?但我不怀疑马萨达是犹太人生命力的凤凰涅磐。他们把集体自尊表现得如此刚烈,证实这一真实的不是激动人心的语言,而是淋漓的鲜血和骄傲的生命。人类历史发展至今,多少个民族在被其他民族征服、奴役和驱逐后整体消失了,而犹太民族没有。
 
这个民族失去家园1000多年而不溃散,不成一盘散沙,在经历亚述屠杀、罗马屠杀、希特勒屠杀之后,最终仍然能够聚拢为一个国家,没有以超强的民族自尊构成的强大精神底蕴,绝无此可能。
 
今天出耶路撒冷东南,沿死海海岸驱车数十公里,就能远远看到那座拔地而起、被2000年岁月风化的马萨达城堡。普通游客可以坐缆车上去,以色列学生则被要求沿古栈道一步步往上爬,然后像我们中国人说“不到长城非好汉”那样说一句:“我登上了马萨达。”以色列军队新兵入伍的第一课也是行军赶到这里凭吊,然后庄重默念出他们那段著名誓言:“马萨达再也不会陷落。”
 
犹太民族寻到了自己的精神城堡,并以它作为捍卫安全的精神柱石。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