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另一篇

未必有道理,仁者见仁,但是写的不错。
 
标  题: 我看毛泽东为何总和中国知识分子过不去
我看毛泽东为何总和中国知识分子过不去
数学
  在这一点上我也有一个认识过程。在文革刚结束也就是说拨乱反正的时候,我也是以为毛泽东不应当这么对待知识分子,不应当把他们打成右派强迫他们去干农活,不应当把他们当作臭老九对待。甚至想到,如果毛泽东充分发挥知识分子的积极性,我们国家的文化教育科学等事业将会获得怎样的发展啊。
 
  改革开放已经有二十年,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观察了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这期间的所作所为,不得不承认毛泽东这么做实在是非常正确的事。
 
  先比较一下在毛泽东领导下的知识分子作出的成就和改革开放之后的知识分子作出的成就。
 
  先说音乐,中国历史上最好听的大合唱是“黄河大合唱”,而黄河大合唱是冼星海在延安窑洞创作出来的,也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指引下的产物,改革开放以后,以及从抗日战争直到现在的国民党统治区,台湾,还有海外所有的华人音乐家,直到现在,有没有一个人创造出超过“黄河大合唱”的大合唱?没有。中国历史上最好听的协奏曲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而这首协奏曲是现在的知识分子极力丑化,极力讽刺和描黑的大跃进时期的产物,至今没有一部中国作家写的协奏曲能够超过它。
 
  再说文艺,毛泽东批评中宣部是“才子佳人部,老人死人部,帝王将相部”观察这些年来的各种文艺作品,果然是这样,才子佳人,也就爱情,一翻看任何一本歌本,全部是爱情歌曲,爱来爱去,爱个死去活来天昏地暗。老人死人,也就是说电视剧总演那些过去的事情,演现在事情的电视剧和电影极少,帝王将相,那就不用提了,什么歌颂康熙的,什么秦始皇的,包公的,帝王将相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歌颂当官的,比如说“生死抉择”就歌颂了一个市长。
 
  我前几天看了一部被报纸上吹得邪乎的电影叫“卧虎藏龙”,发现极为落入俗套,可以说导演李安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无非是以下这些:一定要有做爱,一定要有女人洗澡,一定要有打斗,一定要有爱情,…这样的东西也就今年看看,明年就会被人们忘记。
 
  由于文革结束后猛批“高大全”,在中国已经没有人能够制造英雄了,所有的文艺作品都在争先恐后地制造狗熊。我敢断言现在就是花重金请他们制造英雄他们也制造不来。如果让现在的中国导演们重拍“英雄儿女”,他们一定会拍成这样:
 
  王芳一定要和王成有一段爱得死去活来,在朝鲜战场一定能够找到一个山洞让王芳洗澡,王芳一定要和王成做爱,王成一定是因为爱情爱得死去活来万念俱灰才用爆破筒和敌人同归于尽,王芳一定成为美国兵的俘虏而遭轮奸,王芳一定会和她父亲王文清乱伦。
 
  现在的中国导演就这些尿水,想让他们不这么拍都不成。他们已经彻底腐烂了。完全没有一丁点儿可能再拍出象“英雄儿女”这样的电影。当然,对于这一点他们完全不屑一顾,会说:“呸!你懂什么艺术?”然后吐出一串西方的洋大人的名字,他们崇拜得五体投地的人物。
 
  而相比之下,外国的知识分子反而没有这么操蛋。比如美国的好莱坞,就努力地为人民服务,每年都制造几个英雄,而且他们的电影大部分还是拍的现代。他们拍的英雄都是普通人,不是一个孤儿寡母努力奋斗成为镇长,而且最后和火山搏斗战胜火山,就是一个普通医生发现了一个抗体,同一群坏蛋作斗争并救了全国人民的命,要么就象阿甘那样看起来挺傻却努力做人取成成就,要么就是一群探索真理的科学家努力研究龙卷风,或者是一个普通警察和罪犯作殊死的搏斗。我认为美国的知识分子对于制造英雄已经驾轻就熟。如果我是一个美国公民,看到这些电影心里就充满豪情和希望,会更加地热爱美国,会对自己和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实际上制造英雄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功能,就是对全体人民的啦啦队功能。
 
  而中国的英雄就只能从过去的样板戏,过去的老电影中找了。或者接受上级任务搞出一个英雄,但就象“英雄儿女”中的警卫员说的:“让人只是挺难过,鼓不起劲来。”而美国电影总能让人看后鼓起劲来。
 
  中国的观众需要英雄,有这种需求,当然也就存在潜在的市场,但国内的知识分子们不会制造,怎么办呢?当然就只好寻找替代品,看美国片中的英雄,但这么一来中国人就全部崇拜美国人。还有就是大量的港产片中的“英雄”,其实都是一些抢银行的黑社会,这完全是在诲淫诲盗,是的,中国的知识分子除了诲淫诲盗没有什么象样的本事。结果这些黑社会英雄受到社会的崇拜,导致抢银行的恶性案件不断发生。
 
  再说小说,中国这二十年来的小说可以说是全面倒向反动。毛泽东说:“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在文革以前,倒是有大批不反党的小说被四人帮打成了大毒草。可是这二十年来我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利用小说反党。
 
  再说教育,毛泽东说:“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而这二十年来知识分子对大中小学生可以说是实行了全面专政,现在的中小学生受到的知识分子的虐待要远超过当年毛泽东给右派们的待遇。当年的右派也就是从事农业生产劳动,对身体极有好处,并没有怎么累着他们,因为三天两头还学习一下文件,星期天也休息。而现在的中小学生则被虐待得没有周末没有假期,成天研究那些毫无用处的各种各样的试题。今年来改革开放后毕业的大学生们纷纷开始走向工作岗位,什么硕士博士的都开始上班,但普遍的素质不如文革中走过来的人,可以说是能力每况愈下,越来越无能。如果我现在是一个公司老总要聘人,宁要一个当年的知青,不要现在的一个博士。实际上当今中国最杰出的人才往往是知青,即使在美国的华人也是这样。这说明通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来作为一种教育手段无比正确。
 
  我有一个朋友去了美国几年,回来对美国的教育表示不满,说美国的教育就两个字:不管。我一想这不正是毛泽东在文革中的教育思想吗?结果抛弃了毛泽东本来正确的教育思想,又从美国学回这种思想,现在又在喊减负,又喊素质教育。
 
  再来说政治,毛泽东反右,把知识分子中的一大批人说成是右派,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而邓小平一上台把他们几乎全部平反了。那么毛泽东冤枉了他们吗?他们难道不是右派倒是左派?他们难道不反党反社会主义?当然,我相信这中间是有冤枉的。但就这二十年来的表现,听其言观其行,我就难得找到一个不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是当年的右派的,实际上他们现在也还是右派,这个定性并没有错。从阶级分析的角度看也没有错。
 
  一些知识分子总是否定中国的阶级斗争,而1949年的革命正是阶级斗争,是广大农民阶级推翻地主阶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那些地主们被剥夺了土地能够心里不存仇恨吗?在解放战争时期那些由地主组成的还乡团可以成村地杀人,阶级报复是相当地凶狠。如果美国支持着蒋介石打回大陆,这些被打倒的地主们不会举着星条旗到街上欢迎美国军队吗?1956年的社会主义改造剥夺了资本家的财产,这些被剥夺了财产的资本家们能够不心存怨恨吗?在解放前,绝大多数中国人民都是文盲,那么在1957年是大学生的那些人为什么有那么高的文化?还不是因为他们的父母不是地主就是资本家吗?这些人能够不恨共产党吗?我相信这些人中大部分一定都仇恨共产党,美国军队打来他们一定会举着星条旗去欢迎。
 
  即使到了文革,也就是1967年,那时候距1949年只有17年,当年的20岁以上的地主资本家在1967年也就是37岁以上,确实人还在心不死。如果他们有机会夺回他们的财富他们能够不要?而当时的美国和苏联确实已经准备着同中国的大规模战争,美国已经向日本的关岛和中国的台湾秘密地运进了核武器,在这种大战临头的情况下,难道不应当对那些在战争中可能会成为美国的内应的人进行监管吗?
 
  再说科研方面,毛泽东领导的中国的头三十年是中国的科学技术水平上升得最快的一个历史时期。从螺丝钉都要进口,不会生产汽车,到万吨轮下水,人造卫星上天,核武器爆炸。我在文革期间在海军服役,看到的海军军舰上的每一个零件都是国内生产的,这容易吗?如果这是在开放的环境下取得的成就,那也不算什么,但这全部是在帝国主义的全面封锁下取得的结果。有人经常要和印度比,其实中国发展的外部情况印度不能比,印度从未受到过帝国主义的全面经济封锁,是在从来都友好的条件下发展的经济。还有人大谈台湾的发展经济的经验,台湾能有什么经验,无非是受到帝国主义的豢养。
 
  而改革开放后的二十年则伪科学盛行,假冒伪劣盛行,非法盗版盛行,假科研成果盛行,或者大家为了获得某个职称而去争先恐后地写一些毫无用处的论文。事实证明,中国的知识分子,就是应当在毛泽东的管理下才有可能发挥水平。中国知识分子的两大特征:
  1,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的利益,
      2,脱离实际。比如我在这论坛上看到的这主义那主义,这学问那学问,所有这些观点,没有一个超过毛泽东思想,所以还是劝大家再看看毛泽东的原著吧.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