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又几则

昨天和Ray,  Qingshan吃饭,无意间谈到名字的重叠性。Ray说他比较郁闷,每次在google里面搜索,Rui Huang, 总是有一个同名的Professor排在他前面。另外还有一个湖南经视的节目主持人,也叫黄锐。他曾经收到过女观众错写给他(本来是写给那个黄锐的)的信:你好,很喜欢你的节目,……,可以一起出来喝茶么?这让我想到当年我在自动化所的时候,所里新来了一个博士生叫江泽民,谭铁牛不敢收他做学生,只好去做控制去了,呵呵。
 
又谈到世界杯,Ray说:有记者采访美国队一球员,说美国队此次的目标是什么。那个队员说:我们要夺冠。记者说你们这么说可能其他国家的球迷会不高兴,或者耻笑你们。那个队员想想然后说:没有关系,反正我们不说夺冠,他们也说我们stupid american. 我们说夺冠,他们也会说stupid american.
 
又谈到我们读过的小说,我说有人推荐我读余华的(兄弟)。讲到高文谦写的(晚年周恩来)这部小说,(国内被禁了),都说是一部很好的作品。八阙上面有连载。看完整部书,不得不倒抽一口凉气。毛主席在搞政治斗争和玩人这一套上绝对是天才,可以一个人manipulate所有其他的政治局委员。而周恩来,就最多能够有negotiate的能力。
 
昨天老板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发现没有人在实验室,很严肃地让Junzhou通知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Zhiguo, 我和Peng去实验室meeting。说的是今天下午1点。结果老板晚上7点多来了,上了上网,9点多直接背着书包就去机场了(他要去德国)。走之前跟治国说:how are you guys going? Send me email when I am in Gemany. 我们等了一整天,原来这两句话就是meeting.Peng说:就想说一个字:Cao.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