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茶代酒忆当年四

发现很无奈的一点,就是有时写了新的blog, msn却没有显示更新的标签。所以只好一次写两个。
 
上大学和读研的时候,俺们也没少经历大型历史事件。
 
记忆最深的还是那次99年轰炸大使馆事件。从来没有游行过,这下机会来了。作为好事者,我是第一批赶到美国大使馆的北航学生,和几个哥们打的去的。北京的的士司机政治觉悟就是高。一听说我们是去游行的,马上免费送我们去。到那里了,还有商贩免费赠送矿泉水。本来没有觉得多愤慨,到了那里,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打转转,跟着几个头上缠着白布条的喊口号。想想蛮愤青的。
 
第二天北京市高校的十万人大游行我没有参加,因为听说太挤了。连北京四中都派人去了,可想而知。
 
另一件大事也是99年,50年国庆大阅兵。在人缝里,看到好多军车。这种活动纯粹是看别人的背影和脚后跟,挺没劲。
 
还是接着上一次说。
 
考完研,回家过了一个忐忑不安和痒痒的春节。为什么是痒痒的?尽管水痘已经好了,但身上的豆豆都没有完全消掉,一开春狂痒。水痘这种传染病特别恐怖。刚开始得的时候,全身高烧,流的汗都可以把被子打湿。然后浑身起疙瘩,包括眼睛里。头巨晕。真不知道考研之前的那个11月怎么熬过来的。
 
刚刚回到北京,突然有一天,爸爸给我打电话说爷爷去世了。没想到那次回家见面顿成诀别。人和人,或者不止是亲人,都是见一次少一次的?从那以后,我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每认识一个新的人,离开的时候总会有些许伤感。这是开始变老的标志吧。
 
3月2号的早上,我紧张地点开了中科院自动化所的网站去查询自己的考研成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路狂奔回宿舍。接下来的生活莺歌燕舞,开始用qq聊天。见网友。我土,99年年初开始上网,2001年才开始聊天。
 
上了研究生,刚刚住下没有多久就遇到9.11,看凤凰卫视的现场直播。还是我的一个老乡,叫张虔的给我打电话,说飞机撞纽约世贸中心了。我说你乱讲。她说你不信打开电视看看。
 
读研的第一年,可以用平淡无奇来形容。况维维去了新加坡,张泰乐在声学所读直博,平时见面机会也不那么太多了。以前的老同学,几个人常常聊聊天的,童佳音回上海工作去了,郝曙光留在北航读研,彭飞去了清华读研。还有别的朋友,自己喜欢的人,总之悲欢离合,人就是这样。研二的时候维维又去了加拿大。回来一起喝酒,一起唱卡拉ok。喝了不少啤酒。我们都有点醉了。在厕所里,我问维维:你喝醉了吧?什么感觉阿?他说:就是很high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他上飞机之前还到北航校园里转了转。他出神的说:这种朋友相聚,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啊?
 
很多东西,我的好朋友的故事和我自己的故事,更煽情的,也许这里不能写,只能留在心里了。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