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退学?

从八阙看到的新闻,清华的一个读了4年的博士生王垠申请从清华退学,并在网上发表了他的退学公开信(清华梦的粉碎———写给清华大学的退学申请)。看了之后,感慨不少,却说不清楚。随便写一点吧,这个题目太宏大。
 
其实国内研究生教育的问题,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感同身受的。以前国内的博士培养水平虽然也不是很高,但是数量少,学风基本还在。这些年搞一刀切,按发表paper的数量来衡量学术水平,结果好文章没有,劣质文章一大堆;发表论文像灌水,而且是纯净水。不但科研原创能力没有上去,还败坏了学风。按王垠的说法,SCI已经成为Silly Chinese Index的代名词。
 
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琦先生有一句话:“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现在的中国大学和研究院,正好是有大楼之谓,非有大师之谓;当代的中国大学,也并无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品格。再看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号称世界工厂,其实只是世界车间。20年前还能造运十这样的大飞机,现在反而什么都不会。这些问题从何而来?超越理性的感觉告诉自己,所有的问题都系出同源。是东方文化之痼疾? 似乎不像,至少日本韩国就做得比我们好。还是……? 我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中国看起来落后在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其实最落后的还是社会科学。“ 父亲文化程度并不很高,但这句话看来说得非常到位。来到美国后,最感慨的就是整个社会体系的运作。高楼大厦这种东西学起来快,推倒也快,但看不见的system的建立,却如此之难。
 
80年代有一个电视片叫(河殇),后来被禁多年。现在经过一番google,发现居然sohu读书中悄悄地放进了这个电视片的解说词片断。里面的这样一段话,是我所钟爱的:
 
“在我们的民族感情上,总有这样一个误区:似乎近百年的耻辱,只是一种光荣历史的断裂。”
 
这样一句话,说尽中国人的沉重。文明已经衰老,我们就是亚文明中的一员;它需要补充新的因子,而这也许正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