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Three

我们仨 We three

img_2027img_1626img_0446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兔年总结篇+龙年简单展望

兔年总结篇+龙年简单展望

先说说兔年。套用我党我军的一句俗话,2011年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中,有很多收获。从玩说起,出去玩了很多地方,此收获之一也。职业上,在通用电气研究院的工作只能算是四平八稳,算是简单地了解到了大公司的运作方式。在这里,工作并不是很辛苦,更适合喜欢安静生活的人。贯穿于2011年始终的是绿卡申请,写材料,和律师商讨……从2004年赴美算起,总算是拿到了美国“户口”。尽管在这件事情上我自己付出了很多劳动,我内心依然充满感激,感激在申请过程中,行业内中外朋友的帮助,感激通用电气的协助申请,感激博士导师曾经对我的学业的支持。从04年赴美起,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国家;在兔年的尾巴上,终于成为了永久居民。我爱中国,也喜欢美国。也许,拿到绿卡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在于可以在中美之间自由穿梭。我希望在未来,我的职业之路,和这两个国家都息息相关。

2011年底跑去考了一个CFA一级,不是打算拿着这个吃饭,只是想多了解一下金融相关知识。断断续续复习了2个半月时间。有空再考个2级吧,不想太赶。

要到龙年了。龙年一般是很特殊的一年,是我家族里很多人的本命年。龙年发生过很多大事,1976,1988,2000,每一个龙年要么惊心动魄,要么大喜大悲,要么别具时代意义。对小我而言,同样如此:2012,我会穿越时空,职业路线和人生都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对此,我充满期待,也告诫自己稳扎稳打,遇到挫折和困难不要轻言放弃。不,是永不放弃。

祝所有人龙年行运一条龙。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佛蒙特州红叶之行

2011年11月,花了3天时间,把佛蒙特州翻了个底朝天。今年红叶来的晚,而我们却去早了。只有局部还比较成气候。几个值得一提的地方:

北边美加边境以南的100号路和14号路两旁的树叶最美,某些角落宛如仙境。这里有一个很小的漂亮小镇叫Newport,比老家恩施陇里镇还小。这里没有它的图片。离加拿大–魁北克的法语第一大城市蒙特利尔只有1个小时的路程,一路上调调频广播台,有1/3都是法语台。

伯灵顿–佛蒙特第一大城市,极美,国际游客超多–这是一个惊喜。以后还要去,离我们居住的大阿尔巴尼地区只有3个小时车程。有一个大湖靠着它,像大海一般宽广,却又平静恬美。佛蒙特大学也在这里,校园建筑别具一格,有浓郁的新英格兰风情。

有一个地方,叫”Mad River Glen”,我开玩笑说按直译这就是疯子河。是一个滑雪胜地。现在没有雪,却有缆车运行。从山底到山顶一路上去,惬意的很。在山顶一览众山小,往哪个方向看,都是延绵不绝的群山。

或许是因为我们去早了的关系,佛州南部还是红绿交杂,很欠火候。印象中佛州的小镇应当非常美,开始却让我们大失所望:沿途木质结构的房屋居多,而且矮旧破落。直到进入中北部,才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周日在纽约看到罗姆尼

他从55街的一个楼道里出来,没有太多随员,只有一个女助理,也没有群众围观,就我一个人看到。

就是那个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一,前马萨诸塞的州长,现在民意调查排在佩里后面的,3年之前也出来选过。

我确定是他,当时给我感觉很高,回来查了一下他身高6英尺2英寸(1米9)。回来查的新闻是他周一会在纽约和某人物会面,更加确定是他。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斯巴达克思之死

演斯巴达克思:血与沙的男演员安迪-怀特菲尔死了,39岁,淋巴癌。
那么健壮的一个男人。真是世事难料。身体第一,这在任何时候都是真理。其他都是浮云。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拉斯维加斯

7月28号到8月1号去了拉斯维加斯和大峡谷,玩的很累,也很爽。
一句话,不虚此行。不愧是一座超美的城市。来拉斯维加斯,主要的目的有三 个:1) 玩主题酒店,每一座星级酒店都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有着不同的主题,比如百乐宫酒店前的人工湖和音乐喷泉,凯撒皇宫酒店的罗马风格,威尼斯人酒店的水上城市 风格,海市蜃楼酒店的热带美景风格,等等。拉斯维加斯把酒店的奢华发挥到了极致。2) 赌。对大多数游客来说,小赌怡情,所有的酒店一层都有赌场,有各式各样的玩法。3)看各种秀。这次看了最著名的’O’ 秀(大型水上杂技表演)和大卫·科波菲尔(David Copperfield)的魔术秀。后者非常值,他是当代最伟大的魔术师(这里不加”之一”),曾经穿越长城。现场看,气氛极好。

在大街上看到Jersey boys和seinfeld的广告,前者是这两年美国炙手可热的合唱团体,后者是著名的stand up comedian, 因同名情景喜剧而家喻户晓。还有在中国颇有人气的席琳迪翁,Celine Dion,都在拉斯维加斯。怪不得有不少人去拉城就是为了看秀,名人太多。

第二天的时候乘坐直升飞机去了大峡谷鸟瞰。由于连续劳累加体质不适合直升机,我不争气的在飞机上吐了。

爱上拉斯维加斯。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青少年人口急剧下降和老龄化

刚看到一个数据,不知道统计是否有误:中国小学生的在校人生,从1998的1亿四千万,下降到2009年的一亿。

如果这个数据属实,说明中国有一定素质的青壮年人口的急剧下降 — 因为无论家里怎么穷,绝大多数人还是会让孩子上个小学。

 

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十年的中国,中高等教育中比较差的学校将可能爆发倒闭潮,就像现在某些大城市的小学已经发生了关停并改。或者,大学变成比现在扩招之后还普及的教育。

也可以想象,以后的民工荒将年年上演,沿海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会越叫越响,很多企业将因为找不到工人和发不起工资。

 

也可以想象,计划生育的方式可能会被扭转,搞不好各地的计生办摇身一变就会变成促生办。这不是开玩笑,从前些年性别失调的时候开始不是已经鼓励生女儿了吗?不过老百姓关于生育的观念是比较难在短时间改变的。

最后,房地产市场的长远走向比较扑朔迷离。在城市中,当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都有一套房子留给孙子孙女的时候,房子会不会越来越不值钱?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